蒋劲夫风波后首发长文

  新浪娱乐讯 2月25日,蒋劲夫在个人公众号更新一篇题为《我在上海》的文章,这是蒋劲夫在家暴事件后首次发长文坦露心声,他把家暴事件比作”馊包子”,而这个”馊包子”已经被他咽下去了,疑似已经放下过去,开始重新生活。

  蒋劲夫在文中写到,自己在经历着一系列事件后觉得自己以前很傻,自己曾经把道理看得很明白,但是事情摊到自己身上就会发懵。他还写到爸爸曾经对他说过的话:“人如果倒着活可以少走很多弯路”,“路是自己走的,谁都不能替你走你自己的人生之路。”。他把此次家暴事件比作“馊了的包子”,称馊了的包子已经被他咽下去,疑似已经放下过去,开始重新生活。

  蒋劲夫《我在上海》全文:

  记得上一次指尖在键盘上飞舞,系统好像叫windows。

  我对电脑的自信建立于小学,那时盛行一种叫“星?#25910;?#38712;”的游戏。男生们下了课,课桌围着,楼道上走着,食堂饭桌吃着,唧唧喳喳三五成群的无不聊着这个游戏,什么人族虫族还有神族,顺带一提的是我是神族的粉丝,那个好像是叫影子武士的对吧,可以隐身,走路带风那个,我幻想过自己手臂上也能长出那样的激光剑,游走在战场间,取敌人首级于瞬息之间。

  这是一点点还残存在我脑海中的记忆。

  ?#27604;?#20043;后的“反恐精英”枪战游戏也是如同“星?#25910;?#38712;”一般,将每个男生的心抓得牢牢。

  可就是不知道怎么了,电脑,这个曾经这么息息相关,和生命紧紧绑在一起的时代产物,随着时间的推进突然像一节脱了节的列车,“唰”的一声飞出了轨道,神不知鬼不觉,我自己也全然没有感受到列车车身变轻,只看着眼前的风景飞一般的往脑后蹿去。

  不得不说,用电脑打字是真的吃不消啊。手连?#26377;?#33218;,小臂连同大臂,大臂顶端肌肉又连接着斜方肌和后?#26412;保?#20687;拧毛巾一般揪在一起,这不算什么。最拧巴的不是肌肉组织,而是生了锈的大脑,那不是能用拧巴能形容的,那感觉如同馊了的一个包子扔进马桶里,堵得严?#40092;?#23454;,冲下去是臭,冲不下去冒上来的也是臭。

  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坚持下去呢?

  合上电脑,打游戏去吧!

  合上电脑,?#26579;?#21435;吧!

  合上电脑,看电视剧去吧!

  合上电脑,不就完了吗?

  我习惯了手中紧握的笔和?#22987;?#22312;白纸上飞舞时留下的?#21543;成场?#24742;耳声音。在最艰难的?#23884;?#26102;间,这悦耳声音由我自己创造,这悦耳声音将我思绪抽离,这悦耳声音助我脱离苦海。我写掉了两支圆珠笔。我看着心里乌云密布的天空开始嘀嗒嘀嗒落下雨滴,我看着所有雨滴串成了线顺着?#22987;?#30041;在了白纸上,不一会儿字里行间吸收了雨水的情绪,变成了不会笑也不会哭的墓碑,深深地落在土地里,土地因为墓碑的沉重而向外挤压,翻出泥土,清柔的纸张被每一次有力的落笔而留下除了笔墨之外深深的痕迹,这痕迹又留在下?#24509;?#36824;未书写的纸张上。

  我看着一页页牢固的回忆而感到舒心。

  现在低头看着键盘上的一个个字母按键,闹心。

  电脑荧屏发出无力的荧?#39306;?#25105;感到恶心。

  我想起那个馊了的包子,那时我无论如何?#23478;?#21507;下去的包子。扔掉了,堵在那里,会更恶心。

  我总会,不对,应该说人总会回头看看自己的过去,有时想到一些事,或低头一声苦笑,或长舒一口气陷入深深的?#20102;肌?#21069;两天来上海的一位友人说:

  “你要是觉得自己以前傻了?#21073;?#37027;?#36864;?#26126;你进步了”

  爸爸也曾和我说过,如果人能倒着活,可以少走很多弯路。

  道理真的都明白,别人的破事儿感觉自己看得也比谁都明白,可为什么换到自?#21644;?#19978;就懵了呢?想必不仅是我,大家也许都会有这样的问题。这很正常。

  路是自己走的,谁都不能替你走你自己的人生之路。

  每一个脚印深深地落下,?#20889;?#22823;地的深沉,呼吸天空的灵气,顺遂时间的引导。前面或许是阳光道,也有可能是荆棘地,阳光道飞驰体会阳光普照之明?#22987;?#36895;奔跑之快意,荆棘地前行体会匍匐之艰辛与荆棘枝条划破皮肤之火辣,无一不是体会。

  也算是第一次自己独立用电脑完成的一篇文章了吧,全程如同便秘一般?#21693;埽?#27985;身冒汗筋疲力竭。

  不过这馊了的包子?#31449;?#27809;有堵在那里,也不是冲下去了,是我咽下去了。

  (责任编辑 杨军)